善圣中国小说网

从零开始的综漫狂刀 第10章情感之刃

小说:
  北国边境最北部,这里常年被积雪所覆盖,就算是夏天,气温一直维持在零下左右,也是整块大陆中最寒冷的区域。

  照理说这样的地理应该是人烟稀少,并不繁荣的地带,但却与此相反。

  在某一个人口不算密集,村屋不算很多的小村庄内,两位少年整跪坐在房屋的正厅之中。

  他们的年龄幼小,已经勉强能达到作为能够下地干活,为家庭分担农务的年纪了。

  一位少年剑眉星目,五官极其柔和,身上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长衣,此时却恭敬的跪在在一方,望着他眼前的那人充满了敬意,另一位则是相反,五官说不上凶狠,但表情却极其倨傲,尤其是那双猩红色的双眼,我敢保证,那是比鲜血更加鲜红的颜色。

  腊月的寒冬是比较侵寒的,多数人都已经穿上了带着动物皮革的大衣,或者由棉花编织的毛衣。

  但两位少年例外,他们的穿着都十分的轻便,加上薄织的内衣,整个里外似乎连半分御寒的物件都没有。

  这个小村庄并不算穷,村里的男人很多,他们组成狩猎队,脚踏着皑皑积雪上山狩猎,运气好可能会预计饥肠辘辘来捕猎小动物的雪狼,运气不好则是可能还未经冬眠的熊。

  不管哪一种,对于村庄的人来说都是好事,虽然大熊麻烦了些,但只要指挥得当,他们这些经过训练的男人还是有机会的。

  可是这两个小孩是不怕冷吗?还是说并没有保暖的衣物?

  但如果是这样,又是如何穿过雪山来到这座村庄的呢?

  要知道越是在冬季,跋涉就越是困难,更不用说那些饥肠辘辘,因为大雪覆盖而找不到食物的凶兽了。

  相到此处,村正硬朗的脸上出现了心疼,同时也加大了屋里的碳火,为两位年轻的少年驱逐寒意。

  “你们为什么要来到这里?”裹紧长袍,村正柔和的对两人问道,他的声音很轻柔,有一种不适中年男人的嗓音,但毫无意外,听过他声音的人,都会毫无意外的相信他是一个好男人。

  “为了变强!”X2

  两位少年的答案出奇的一致,村正没有去问为什么他们想要变强,在这个武士剑豪混行大名争夺土地天下的年代,如果没有一定的自保能力,绝对会尸骨无存。

  听说南方那边已经发生好几起战乱了,死过的人不计其数,各方的剑豪也为了磨炼自己的剑艺不断参加战场,这将战场拉至了深渊。

  对于精通剑术的剑客们而言,他们的实力要远远大于普通的士兵和武士,一旦他们踏入战场,对于普通的士兵而言毫无疑问的是天灾。

  剑从来都不是为杀人而制造出来的东西。

  为什么他们不这样想呢?村正心里发出了一道叹息。

  “能告诉我你们是为什么而挥剑的吗?”望向两名年轻的少年,村正再一次问道。

  “为了守护他人!”想起记忆中某个温馨的影子,白衣少年如此达到。

  “那你呢?”村正将目光望向了另一位。

  “为了自己!”倨傲的表情丝毫不变,猩红的瞳孔也不见一丝波澜。

  “是吗?为自己而挥剑的人吗?”

  村正笑了笑,没在说话。

  ……

  “喝!喝!”

  冻结的湖泊之上,穿着黑色长衣的红发少年正站其之上不断磨炼自己的剑艺。

  所谓的剑,就是一天不练就会生疏的东西,但只练一天却也什么也得不到的东西。

  炙热的汗水划过脸颊立马就变得冰冷起来,嘴里呼出的也是即将冻结的雾气,少年的手被冻的通红起来,但这并不影响他挥剑的速度。

  在越是刻苦的地方进行磨炼,得到了进步也会显著的提升。

  “狂,你在这里啊!”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狂没有转头去看也知道是谁,他只是不停的挥剑。

  见到前方的身影没有停下动作,身后的男人笑了笑。

  “狂,老是这么努力可不好,适当休息一下也不错!你也可以找个时间跟京四郎一样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叫我跟他一样睡大觉?”

  狂转过头去,看见了那张无奈的笑脸。

  “其实,适当的休息也是不错的,”想起自己的另一位弟子,村正就有一些无奈,所谓的三天晒网两天打鱼就是这个意思吧!

  说什么磨刀不误砍柴工,将自己身体休息好再进行练剑才能得到最佳的收益。

  说得好听,其实就是想偷点小懒罢了。

  “那我觉得一天睡六个小时也就够了!”狂的答复是如此的沉着,对此村正只有无奈,他对两个孩子的个性都很感到无奈。

  “对了,师傅,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!”狂停止了挥剑,转而来到了村正的身边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就是有一次我跟京四郎对战,发现他的刀上有一些奇怪的东西。”

  “奇怪的东西?”

  “没错,奇怪的东西!”

  狂一字一句的将那天对战的情景说了出来,京四郎的刀上好像夹裹着什么东西,每一刀都很沉重,狂不是对手,那次他输得很惨。

  “哦!你是说那个啊!是这样吗?把你的刀给我!”

  狂将自己手中的刀刃递给了村正,村正微微一笑,两指轻轻的在银白的刀刃上一抹,无法言喻的红光出现了,覆盖在刀刃上面,就像黑夜中的一束火栗,在这只有白色世界的冰天雪地十分耀眼。

 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狂表示疑问,跟京四郎的不同,刀刃上面覆盖的那种东西更加让狂说不清楚,比京四郎的还要奇怪许多。

  “情感之刃!当你的剑技磨炼到某种地步的时候,自然就懂得将情感融入进去,京四郎可是比你先行一步呢!狂!”

  “这样吗?也就是说那家伙现在比我强了?”将刀刃接回,上面覆盖的东西立刻消失,狂有一些不岔。

  “理论上讲好像是这个意思。”村正笑了笑。

  “那我总有一天会打赢他的。”狂说到,似乎对于自己的失败很容易接受下去。

  “那得等你先找个女朋友才行!”

  “什么意思?师傅?”狂皱眉的问道,他无法将剑和女朋友这种奇怪的东西联系在一起。

  “额……那个……就是,对了,狂你饿了吧!刚好我今天运气不错,钓了几条鱼。”尴尬的想要掩饰刚才说过什么,但效果却十分的不明显。

  “师傅,你这扯开话题的本事,比京四郎还要烂。”

  “是吗?哈哈哈!”摸着自己的脑袋,村正开始大笑,而狂则是露出了无语的笑容。

  善圣中国小说网 www.motsechina.cn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善圣中国小说网!.
VIP充值:、、、、、、
客户端:、
淘好书:】
端午看书天天乐-疯狂充值-疯狂消费吧,充100赠500VIP点卷! (活动时间:6月7日到6月9日)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
最新读者(粉丝)打赏
正在努力加载中..
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